案由:(20190297)关于对我市户籍重度精神病患者实行集中康复疗养的建议

  目前,我市精神病患者的救助措施主要有:第七人民医院对精神病患者进行集中救治,免费治疗;市残疾人康复中心为有自理能力的各类残疾人(包括精神病患者)提供一定程度的康复治疗;精神病患者作为残疾人士享受残联发放的残疾人救助补贴;社区举办的针对残疾人士的各类康乐活动、日常探访和节日慰问;这些措施让我市精神病患者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而从2016年起,部分社区针对精神病患群体的特殊情况,为了落实患者监护人对病人的监护责任,发放了专门的精神病患者监护人补贴,体现了政府对精神病患者的关爱.
  但这些救助措施仍不能满足精神病患者及其家庭的实际需求。第七人民医院对病患进行治疗后,康复期必须出院。市残疾人康复中心主要面向普通残疾人的康复治疗,对于精神病患者只能做到有条件收治有自控能力的、轻微精神病人;市救助站只针对非本市户籍的流浪精神病患者临时收养后,仍会送回原户籍地。我市的精神病患者在康复期内由社区登记管理,不可能时时监护,重症病患无自理能力,不能按时吃药,引起病情反复发作,有些重度精神病患者更有伤人伤己的暴力行为。莞城北隅社区的59岁男性尹光仔属一级精神病患者,发病期间,大喊大叫,将家里物品乱摔,甚至挥刀乱砍,严重搔扰邻居。社区多次调解,送去第七医院治疗但出院后仍反复发作,其家属也无能力控制,造成病人病情反复,家人烦恼,周围群众怨声载道的现状。33岁女性苏燕荷属一级自闭型精神病患者,十几年未出门,其父母双亡,现只有一个无文化、无工作、时常流浪在外的妹妹,多半生活由社工上门临时照料,家境贫寒可想而知。北隅社区57岁男性彭建兴属后天性一级精神病患者,早年因与同事发生矛盾导致失去工作,令其精神压抑以致患有严重精神病,其妻因长期照顾他,缺少睡眠,情绪出现大幅波动也产生了精神疾病。夫妻俩的独子从小在此环境中成长,也被染上精神疾病。目前了解到,莞城共有持证精神病患者481人, 80%以上为一、二级重度精神病。其中精神病患者中无法定监护人的特困人员16人,低保对象77人,监护人已年老无能力的家庭52户。由此可推算,全东莞有近万名精神病患者,特别困难无力自救的严重精神病人超出千人。这些精神病患家属长期受到病人折磨而产生精神疾病的也不在少数。莞城区近两年的精神病患人数增长率高达8%。精神病患者家庭因病致贫的更是占绝大多数。
  我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使得我们老百姓的生活蒸蒸日上,在迈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道路上,我们不能忘记社会中这些弱势群体,严重精神病患者更是弱势中的弱势。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精准扶贫的工作要求,我们也应精准扶弱,解决好病人,家属,社区居民的困扰。我觉得市政府应增加专门针对精神病患者的救助措施
  

建    议:

  设立市一级精神病患者集中的康复疗养机构,集中疗养在治疗康复期间有暴力倾向的、无父母(或直系亲属监护人)的、父母(或监护人)年老无能力照顾病人的、生活贫困的重度精神病患者。运营费用由政府全额投入。
  针对严重精神病患者设立集中的康复中心,可让分散在全市各地的病患集中疗养,提高病人治愈率,减少病人家属与社区的负担,还社会和谐稳定。设立康复中心,不可能收治全部精神病患者,所以应建立精神病人的分类管理机制。设立康复中心,不仅需要政府在财政上的支持,更需要在法律层面的严谨操作,对病人是否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认定程序,病人法定监护人的书面签字同意等,是能否进入康复中心的前提。避免出现类似洛阳师范学院学生刘刚被强迫成精神病人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恶性事件发生。
  鼓励和扶持民营精神病患者康复机构的设立,接收自愿康复疗养的精神病患者,对部分经济困难的精神病患者家庭由政府给予适当补贴。对民营精神病患者康复机构有政策,税收的支持。
  

 

提案者 张建均
网友评价
支持 1   反对 0

凯旋门网上娱乐